首页 科室介绍 专家团队 典型案例 特色诊疗 专科专病 科室动态 学术交流 求医问药 联系我们
南方都市报

 

一家三人患癌:感觉所有的窗都被关闭

53岁的广州增城农民叶勤展靠几亩田地独力支撑着妻子儿女的治疗

    作者:    时间:2015-04-08   出处:南方都市报2015-04-08   编辑:张三   点击次数:36718

 3月20日,三九脑科医院,一家四口走出病房晒太阳。南都记者 邹卫 摄

 

    3月20日,农历二月初一,龙抬头的前一天,53岁的广州增城市初溪村村民叶勤展在自家的水田里忙碌着。几百米外的家舍里,52岁的妻子赖焕银,在看着2岁出头的孙子。她是刚刚经历了肿瘤切除手术的癌症患者。她患的是中老年女性易发的子宫颈癌,手术后10个月身体日渐孱弱。

    70公里外的三九脑科医院里,叶家的一对儿女都住进了肿瘤综合治疗中心,接受着每天1000多元钱的药物化疗。老大,25岁的叶严惠患的是星形细胞瘤,一种介乎于良恶性之间的肿瘤,手术切除2年多后复发。妹妹21岁的叶凤梅在相邻的病榻上,处于脑管膜瘤术后康复、化疗期,她患的是一种较恶性的脑胶质瘤。叶家父母儿女四口人中,三人在和癌症病魔作着斗争。虽然感觉到每一扇窗户都在缓慢关闭,但叶勤展和妻子、儿女们并不甘心放弃。唯一所仰赖的,只有三亩多薄田,和三亩多的蔬菜大棚。

    儿子刚出院 老妈又患癌

    老叶很是无奈自己接二连三摊上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好不容易把儿子供完了书,从增城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,进了广本,没想到一年多时间就碰上了这个病”,当时增城的医生说了一大通老叶似懂非懂的名词后,老叶唯一的感觉就是这病得治。不管将来得花多少钱。

    叶严惠患的肿瘤,名叫纤维型星形细胞瘤,Ⅱ级,发作起来头痛欲裂。

    发现得偏早,加上恶性程度相对低些。2011年11月在广州接受了化疗后手术切除。随后又是长达三个周期的化疗。“医生说用的是顶号的化疗药物,当时的感觉就觉得自己不是在吃药,是在吃比黄金还金贵的东西。”叶严惠向记者说道。好在手术、化疗后的效果不错,叶严惠很快从化疗带来的副反应中走了出来,开始正常的工作生活。他的这一次续命,一共花费了9万多元,好在是职工医保,报销比例还挺高,自付部分几万元。年轻的叶严惠觉得自己年轻,肯干,总能将这些医药费给挣回来。

    常言道的“屋漏偏逢连夜雨,漏船总遇打头风”,很快成了叶家人的真实写照。

    2014年4月,当时52岁的赖焕银也得了癌症———妇科常见肿瘤子宫颈癌,偏中晚期。叶家换了个人来接受癌症手术和化疗,再加放射性损害不小的放疗。原本因务农、劳作身体一贯不错的赖焕银,身体一下子变得孱弱起来。

    赖焕银不能再帮丈夫打理农田和菜地,家里的农作物收入减少,而且这次治疗,花了10来万,当时的新农合报销后,叶家花光了积蓄,还开始背负债务。

    儿子复发 女儿患脑癌

    时间过去了半年多,赖焕银的半年复诊没有发现异状。但叶严惠的脑部又开始钻心地痛了。笼罩在叶家人上空的阴霾又浓烈起来。

    复查影像,复发了。这一次需要开颅手术,切除胶质瘤部分,还得不影响主要的功能区。同时还得兼顾经济上的考量,叶严惠的手术在增城当地医院完成了。然后又是开始吞服比黄金金贵的化疗药。

    从今年1月份开始手术,到3月份住院期间。高职未毕业就半工半读的妹妹叶凤梅,一直担负着哥哥的陪护任务。虽然其间出现了恶心、腹痛,她也没太在意。直到哥哥出院前,叶凤梅一次突然晕厥在看护床旁,一检查,脑部也出现了肿块。

    哥哥出院,妹妹又住进了当地医院,开颅,切除肿块。结果显示右脑室管膜瘤,位置位于右前额部,一种恶性程度比哥哥的高的肿瘤,明确的Ⅲ期(中期)。

    老叶顿时觉得命运对叶家人太不公道了。即便是在当地医院治疗、手术,两兄妹的这一轮治疗,一共花了20来万。而那一段时间家里菜地种植的荷兰豆,只能卖到0 .35元一斤。对子女病情的担忧和经济上的重负,让这个53岁的老农压力倍增。

    而且,一双子女的治疗,还得继续。用的药物是更敏感、副反应更好的化疗药物。当然更贵。

    特写

    相互激励病友些微恢复也让他们激动

    3月20日,上午10点,叶严惠的手术部位仍然胀痛得厉害。前期在当地医院进行的颅骨封闭手术,出了点小问题。在转诊到广州后,医院决定对其进行一次局部的修复手术,以期帮助其尽快康复。但这种手术,后期必须要消炎、消除水肿。所以,他得停止服用化疗药物,并且接受消炎、抗水肿点滴注射。

    抗水肿用的甘露醇只能注射半袋,为方便呼叫护士过来替换药物,妹妹把病房里的病床让给了他。四人房里都是脑肿瘤、癫痫切除病灶的患者,其中一个小孩手术后突然从嘴巴里蹦出了一句逻辑通畅、吐词清晰的话语,率先高兴起来的是孩子的妈妈。脑部手术最怕影响的是各种功能,孩子术后第五天说话了、表达了,表明语言功能无碍,很让家长兴奋。

    同样高兴的还有包括叶氏兄妹在内的其他病友。神经外科的病房里就是这样,手术的高危性,术后可能的并发症,不仅考验着医生的手艺,也在考验着家属病友的心理承受能力。家属们都很清楚。因此任何一点迹象表明,病友能向好的方向发展,那都是能让全体病友、家属兴奋的事情。“这就好了,这就好了”,叶严惠大声表达着自己的喜悦之情。

    一旁的叶凤梅也露出了笑意,只是眼光未曾离开那注射中的吊瓶,如果袋子内的药液到了护士画定的红线,她得负责帮哥哥叫护士。抗水肿药物,打多了,会让她感觉很不安。其实,她也是刚刚服用了化疗药物,即便再少的副反应,也会给这个安静的姑娘带来一些不适。

    医生意见

    兄妹俩还需30万诊疗费

    三九脑科医院肿瘤治疗中心蔡林波,一直是两兄妹诊疗方案的制定实施者。他也很清楚兄妹俩的家庭实际状况。“相关的方案是综合考虑了经济因素在内的优化选择,可用可不用的药物、诊疗、检查,都不用,一切围绕着目前对肿瘤依然敏感的化疗开展治疗。”

    他告诉记者,老大叶严惠患的纤维星形细胞瘤,原本是低级别恶性,但复发后加大了诊疗难度,也基本上没有了彻底根治的希望。现有的技术能力下,只能保证中位生存期在2-3年,“当然也有特例,超过3年,长期带瘤生存的案例也有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叶凤梅的管膜瘤,属高级别恶性肿瘤,中位生存期也是3年。但同样有长期生存的案例。”蔡林波表示,一切的一切,都建立在规范治疗和系统坚持放化疗基础上。

    短期内,两兄妹需要接受6个疗程的辅助化疗,和一个疗程的同步放化疗。“每人的治疗费用在15万左右,2个人需要30万。”

    蔡林波表示,现有的技术手段不能根治,并不代表不久的将来不会又新的药物和治疗方案,“进一步延长生存期,甚至出现奇迹的机会是存在的。”

    当下,两兄妹最需要做的还是维持系统、科学的治疗方案。

    叶家抗癌的希望,目前的基础是30万的诊疗费用,长远的基础则是能够快速发展的现代医学。

    采写:南都记者 王道斌 实习生 肖桢 通讯员 胡誉怀


广东三九脑科医院 地址:广州市沙太南路578号 邮政编码:510510 电话:86(020) 62323939
咨询手机:13922111505 邮箱:999brain120@163.com 传真:86(020) 8763 3769 
Copyright 2006-2019 www.999brain.com 广东三九脑科医院版权所有 粤ICP备06087008号